<dl id="35tf5"></dl>

        <form id="35tf5"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35tf5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《在京思故園見鄉人問》王績唐詩鑒賞

            【作品介紹】

              《在京思故園見鄉人問》是隋唐時期詩人王績的詩作。全詩以思故園、問故園、意欲回歸故園列句成章,脈純利潤清晰、篇法圓緊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【原文】

            在京思故園見鄉人問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旅泊①多年歲,老去不知回。

            忽逢門前客,道發故鄉來。

            斂眉②俱握手,破涕共銜杯③。

            殷勤訪朋舊,屈曲問童孩。

            衰宗多弟侄,若個賞池臺。

            舊園今在否,新樹也應栽。

            柳行疏密布,茅齋寬窄裁。

            經移何處竹,別種幾株梅。

            渠當無絕水,石計總生苔。

            院果誰先熟,林花那后開。

            羈心只欲問,為報不須猜。

            行當驅下澤,去剪故園萊④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【注釋】

            ①旅泊:漂泊,這里指在外做官,未能歸鄉。

            ②斂眉:皺起了眉,這里指掉淚動容,是表達思鄉之情。

            ③銜杯:喝酒

            ④萊:草名,又名藜。一種一年生草本植物。嫩苗可食,生田間、路邊、荒地、宅旁等地,為古代貧者常食的野菜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【賞析】

              王績由隋入唐,大業(605-618)間舉孝廉高第,授秘書正字。武德(618-626)初,待詔門下省,百無聊賴,或問:“待詔何樂?”他說:“俸祿太少,又很寂寞,但日有美酒三千,還是可以留戀的。”這種孤寂苦悶,無所事事的生活環境,常常引發詩人的思鄉之情。這樣,一旦遇上可以訴說衷腸的鄉人,那久已蓄積的感情,就猶如開閘的蓄水,一發而不可收,要得到盡情的宣泄。這首詩就是詩人旅居京華,待詔門下省時,遇鄉人朱仲晦所作(《全唐詩》卷三十八載朱仲晦《答王無功問故園》詩)。

              詩寫得頗有意境,一開頭它就把讀者帶到詩人寓居的他鄉京城里。這兒房屋鱗次櫛比,車水馬龍,以致詩人在外旅居多年,到老了仍沒有想回故鄉,然而“樂不思蜀”只是表面的意思,繼續讀下去就可以發現“故鄉”始終魂牽夢繞在詩人心中。詩人忽然在自己門前遇到了多年不見的故鄉人,久別重逢,彼此都激動得流下了眼淚,情不自禁地緊握著對方的手。接著客人被熱情地請進了屋子,賢淑的主婦迅速準備好了洗塵的酒肴。座中,主客相談十分親熱融洽。主人一個勁地詢問著故鄉的事。他首先問起親朋好友,連他們的孩子都仔仔細細地詢問到了。接下去,到詩人開始詢問自己的宗族的近況。王績是隋末大儒王通的弟弟,他的二哥是《古鏡記》的作者,此外還有弟兄四人。王通死于大業年末,他的兒子王福畤(王勃之父)、王福郊以及其他子侄在王績作這首詩時,大都在故鄉,因此王詩說“衰宗多弟侄,若個賞池臺”。

              接著,詩人一連提了許多問題,問到舊居、栽樹、建房、種竹、植梅、渠水、石苔、園果、林花等等。而這一連串的提問,在表現了詩人關心故鄉親人的的迫切心情的同時,在人們的眼前呈現出一幅幅自然風景和社會生活圖畫。最后,詩人以叮囑故人回答不要有顧慮和表示自己將告老回鄉作結,娓娓動聽,余韻無窮。王績受老莊思想影響較深,他的不少詩作盡管流露出對封建禮教羈束的不滿,但也往往表現出遺世獨立、消極隱遁的思想。讀罷這首詩,使人感到王績一生雖有逃避醉鄉的一面,但他又并非真如他所說的“長昏飲”,而是也有清醒和熱愛生活的一面的。

              這首詩在藝術上很有特色,提問用于詩文中的很多,諸子散文、史傳文學以及詩歌都有,如《天問》一口氣提了一百幾十個問題,《詩經》的《行露》十五句中連用九個問句,根據詩歌內容的需要,恰當地使用問答的形式,可以使作品顯得不板滯。

              王績這首詩大約曾受此前樂府詩《門有萬里客》(曹植)、《門有車馬客行》(陸機)的啟迪。曹、陸這些詩“皆言問訊其客,或得故舊鄉里,或駕自京師,備述市朝遷謝,親友凋喪之意也”(《樂府解題》,府詩集》卷四十引)。但王詩和它們在主題、形式上又大不相同,這就充分表現了詩人的獨創性。

              這是一首大家都很熟悉的詩,以往讀者總以為一切問題都解決了,其實它還有疑義要“相與析”。譬如王績是生活在隋唐之際的人,他在兩朝都做過官,而隋文帝都京師(長安),隋煬帝都東京(洛陽),唐朝又定都長安,那么,詩題所說“在京”,是哪個京呢?又如王績的籍貫, 《唐詩紀事》說他是“絳州”人;新、舊《唐書》本傳說他是龍門(今山西河津縣)人;《四庫全書總目提要·東皋子集》又說他是“太原祁(在今山西?。┤?rdquo;;《全唐詩》卷三十八所載“王績鄉人”朱仲晦《答王無功問故園》說“我自銅州來”,又容易使人以為他是“銅州”(唐屬渤海政權,其州在今鏡泊湖以南地區)人,那么,他的“故鄉”究在何處呢?還有這“朱仲晦”在較早的記載唐代詩人的文獻中均無記錄,他究竟是不是“唐”人,是不是王績的“鄉人”呢?假如不弄清王績的生平事跡,此詩的寫作年代,就無法去回答它們,也不能說已全讀懂了這首詩。

              王績一家的籍貫是有變化的,據他的《游北山賦序》、呂才《東皋子集序》和杜淹《文中子世家》的記載,他家在漢代定居于祁,西晉末永嘉之亂,遷徙南方,北魏太和時再遷龍門,至王績時已居住五代,所以他應為唐絳州龍門縣人?!肚逡唤y志》對河津東皋村的方位有具體介紹,應當說王績所思的故園正在這里,而不是別的地方,更不會是榆關之外的“銅州”,所謂“朱仲晦”是王績的“鄉人”,完全出于誤會,因為他就是宋人朱熹,在《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》卷四第一首詩就是《答王無功在京思故園見鄉人問》。

              至于王績“在京”的問題,關系到此詩寫作時間和背景。王績一生在隋在唐入“京”都不止一次。王績生于公元585年(隋文帝開皇五年),十二歲時曾在京師見楊素、薛道衡。隋煬帝大業中,他三十歲左右曾赴東都應舉、任官。公元621年(唐高祖武德四年)底或翌年初,王績三十七八歲,友人薛收曾到龍門訪問他,促其出山,不久,他就應召入長安,待詔門下省。公元624年(武德七年),薛收卒。公元627年(貞觀元年),王績四十三歲,他的兄長王凝以監察御史身份彈劾大臣侯君集,涉及太尉長孫無忌,王氏兄弟受到壓抑,王績以“腳疾”罷歸。呂才《東皋子集序》說他“貞觀中以家貧赴選”,歲余又“掛冠歸田”?!对诰┧脊蕡@見鄉人問》寫于這兩次歸田之前,而以公元627年(貞觀元年)的可能性最大。那時他離家多年,人已四十出頭,雖非老人,卻容易產生歲月催人老的感慨,所以詩中說“旅泊多年歲,老去不知回”。從這段歷史,可以看出王績的歸隱并非故意與新興王朝不合作。

              聞一多先生在論及唐初半個世紀詩歌的情況時說過,“這五十年,說是唐的頭,倒不如說是六朝的尾”(《唐詩雜論·類書與詩》)。正因為那時大多數詩人都致力于綺靡的詩歌創作,王績等少數詩人的清新質樸的作品就更顯得可貴了。

              劉禹錫曾稱贊王績“以有道顯于國初”,“文章高逸,傳乎人間”(《王質神道碑》)?!端膸烊珪偰刻嵋?middot;東皋子集》在論王績詩時又把它和盛唐詩歌聯系起來:“其詩唯《野望》一首為世傳誦,然如《石竹詠》,意境高古,《薛記室收過莊見尋》詩二十四韻,氣格遒健,皆能滌初唐俳偶板滯之習,置之開元、天寶間,弗能別也。”的確,盛唐時代的一些寫田園生活、寫朋友親人真摯情誼的名篇都能見出王績文風的影子。讀這首《在京思故園見鄉人問》時,讀者很自然地會想到王維的“君自故鄉來,應知故鄉事。來日綺窗前,寒梅著花未?”(《雜詩》)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【作者介紹】

              王績(585—644)唐代詩人。字無功,自號東皋子,絳州龍門(今山西河津縣)人。隋末名儒王通之弟。隋煬帝時,舉孝悌廉潔,授秘書省正字,六合縣丞,因嗜酒被劾而還鄉隱居。唐初,以原官待詔門下省,侍中陳叔達聞其嗜酒,特準日給一斗,時稱“斗酒學士”。后棄官歸隱東皋而終。工詩善文,作品多以田園、隱逸生活為題材,常以阮籍、陶潛自況。詩風樸素自然,洗盡六朝鉛華,為初唐詩壇帶來生氣,且對五律的成熟,有所貢獻。更多古詩詞賞析內容請關注“”()

            版權聲明:本文內容由網友上傳(或整理自網絡),原作者已無法考證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漁溪中心小學詩詞網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,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
            轉載請注明:原文鏈接 | http://www.www.yong-how.com/zhishi/356.html

            熱門詩詞

            熱門名句

            朝代詩人

            熱門成語

            成年女人毛片免费视频播放